Monday, August 31, 2009

诗人写词,歌手吟诗

video

《青花瓷》 ——周杰倫
詞/方文山 曲/周杰倫

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
冉冉檀香透過窗心事我了然
宣紙上走筆至此擱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圖韻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開放
你的美一縷飄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刻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 云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色白花青的錦鯉躍然于碗底
臨摹宋體落款時卻惦記著你
你隱藏在窯燒里千年的秘密
極細膩猶如繡花針落地
簾外芭蕉惹驟雨門環惹銅綠
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
在潑墨山水畫里
你從墨色深處被隱去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刻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 云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炊煙裊裊升起 隔江千萬里
在瓶底書刻隸仿前朝的飄逸
就當我為遇見你伏筆
天青色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撈起 云開了結局
如傳世的青花瓷自顧自美麗 你眼帶笑意

*****************************************

首先,方文山是写词的诗人。
然后,周杰伦是吟诗的歌手。
再来,我是读诗及听歌的人。
最后,
没有最后。

Sunday, August 30, 2009

时间之伤

video

《Those Were The Days》 —— Mary Hopkin

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tavern
Where we used to raise a glass or two.
Remember how we laughed away the hours,
Think of all the great things we would do?

Chorus:
*Those were the days, my friend!
*We thought they'd never end.
*We'd sing and dance forever and a day.
*We'd live the life we'd choose.
*We'd fight and never lose.
*For we were young and sure to have our way!
*Di di di di…

Then, the busy years went rushing by us.
We lost our starry notions on the way.
If, by chance, I'd see you in the tavern,
We'd smile at one another and we'd say,

*Chorus

Just tonight, I stood before the tavern.
Nothing seemed the way it used to be.
In the glass, I saw a strange reflection.
Was that lonely woman really me?

*Chorus

Through the door, there came familiar laughter.
I saw your face and heard you call my name.
Oh my friend, we're older but no wiser,
For in our hearts, the dreams are still the same.

*Chorus

**********************************************

刚读了曾翎龍的散文集——《我也曾經放牧時間》
这是作者的致时间书。
作者自道:“我写的是过去的时间,但过去的时间可以稳住我們的老年。”
书面写道:“然而事情总是会有变化。我需要那些放牧的时间,那些近处远处随境地身躯移走而闪现的光,摇晃且以各自的方式照耀或隐藏,往后某天定居某处抬望,像死去的星星依然稳住这世界的秩序。

虽然作者是七字辈,跟我这八字辈差了近十年,
但文章里的许多回忆和我的是有许多重叠的。

《风扇》里提到了风扇与这热带国家人民的关系。

《闹钟》让我想起了以前老家客厅那需要“上链”有钟摆的罗马数字时钟及厨房的铁制公鸡闹钟。

《红毛丹》让我想起了以前老家屋前也有一棵红毛丹树(不如作者的四棵),忘了是几年级时那棵树被砍掉,洋灰把屋前给铺平了,变成我骑脚踏车打羽球跳绳单脚跳抓迷藏的地方。

我也和《巴士》里的作者一样,中学时每天要搭巴士去离家十二公里外城里的学校上课。
放学后和三两同村的好友走路去搭公共巴士回家。
每天都汗流浃背,遇上下雨只好冲锋陷阵,在街道五角基避一避雨,再提口气冲过马路,
也不知过了几个路口才到那巴士站。

就如《书架》里说的,那种三格书架,大学时几乎人人都有,我就有不止一个。

我也有《扑满》里说的某银行送的张开双手的卡通人物扑满及钱掉下去有音乐听的鼠鹿扑满。

大学时住的屋子里的电视机天线也和《天线》里的一样,每次起身想调,画面突然就变清晰了。

《草场》让我想起了小学时每当下课和朋友们在校园奔跑的日子,直到我做了巡察员不得不正正经经,偶尔还是会脱轨和朋友胡闹一番。

嘛嘛档出现在许多篇文章里,作者说他的稿都是在嘛嘛档用电脑写(打)成的。
大学时和朋友泡嘛嘛档的情景不禁浮现。
原来不管那里的嘛嘛档,都只播足球及摔角。

虽然我不完全认识文章中出现的歌手歌曲书名作者,
但依然能感受到字里行间渗透出的淡淡的时间之伤,
悲伤,
哀伤,
然后升华成忧伤。

Saturday, August 29, 2009

天涯


许多人都曾向往天涯海角
我们心中的天涯在那方
而我们这里却也成了他方的海角

真正的天涯海角
是时间

生命里有限的时间
让天涯海角有了被追求的蠢动

当到了心中的天涯
才发现生命何处是天涯
生命何处不海角

想象的
终究不是现实

Tuesday, August 18, 2009

无法挽回的美好

年少正慢慢离你而去
光影交错在时钟的滴答声里
光阴正从指缝间漏去
梦想堆埋在岁月的回收桶里

一切都那么美好
一切都无法挽回

最好听988,988最好听


最近开始用winamp上网收听988电台。
“最好听988, 988最好听”
一段时间没收听,想不到988换了新口号。

DJ也换了蛮多位的。
没有了丽叶。 喜欢她那感性的节目。
沈小岚、KK还在。 享受小岚磁性的声音,KK开朗的笑声容易感染别人。
最怀念的是很久以前就离开了的文康。 语锋犀利有自己的一套。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
每次我过去那里时总是招待我(至少让我有个地方过夜,哈哈)

谢谢龙大哥
总是奉陪我去吃我喜欢的那档云吞面
让我在你房间呼噜哈啦一番
希望你别在意我乱讲过的话
这都是因为被束缚太久的灵魂突然被释放而产生的错乱

谢谢猪大哥
还记得上次我上吐下泻剩下半条命时
是你载我去看医生的
看你吃饭就好像在吃着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般
别忘了你一直说要做却没做的事
这是为了你的未来着想啊

因为你们
这一年多来我还能回到那呼吸自由的空气
骑着摩托车享受与风热吻的感觉

套句老话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再过一两个月
你们将要离开了
好好保重了 朋友

(这时心里在想……
以后可没地方过夜了……)

Tuesday, August 11, 2009

喧闹炫丽的寂寞


喧闹
侵占了空间

炫丽
迷幻了双眼

寂寞
在这城市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