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31, 2007

進去出不來

在黄明志的youtube看到他的一首歌,叫“進去出不來”。
写的是关于塔克拉瑪干沙漠。

“欢迎光临戈壁沙漠带,把你胆量交出来
荒凉到你感觉不自在,进去你会出不来
狂风牵着千里的尘埃,眼睛依然睁不开
在那海市蜃楼城门外,站着长发的女孩 ”

这歌词有种武侠小说的感觉。
再加上, 那把女声蛮好听的。

video

Tuesday, August 21, 2007

古龙七杀手语录

现在正是暮春初夏,天气很好,阳光新鲜得就像是处女的眼波。

他既不怕面对死亡,也不怕面对黑暗,不过对这两件事,他总是有种说不出的厌恶和憎恨,总希望能距离它们远些。

夜虽已很深,距离天亮还有很久。

只要有山,就有山洞。有的山洞大,有的山洞小,有的山洞美丽,有的山洞险恶,有的山洞像鼻孔,人人都可以看得到,还有的山洞却像是处女的肚脐,虽然大家都知道它一定存在,却从来没有人看到过。

天地如逆旅,人生如过客,生又有何欢,死又有何惧?

人并不一定在欢乐的时候才会笑,就正如呻吟也并不一定是在痛苦时发出来的。

天下本就有很多事是这样子的,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却往往会行不通,明明是不能做到的事,却偏偏成功了。
一个人只要用的方法正确,无论遇着多大的难题,都会顺利解决的。
得失之间,本就没有绝对的规则,所以一个人也最好不必把它看得太认真。


看来一个男人的确不能不争气,否则连绿帽子都要戴上头。


没有人能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接受过别人的恩惠。
你也一样,你要吃饭,就需要别人替你种稻种米,你生下来,也是别人的手把你接下来的,若没有别人的恩惠,你根本活不到今天,根本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所以每个人都欠了一笔债。
这笔债当然很难还清,只不过,在你活着的这一生中,若是能做几件对世人有好处的事,也就算还过这笔债了。


狐狸般的机智狡猾,骆驼般的忍耐,耕牛般的刻苦,鹰隼般的矫健,鸽子般的敏捷,刀剑般的锋利。

他已不是那种热情冲动的少年,已不会大哭大笑,他只是痴痴地站着,就像是变成了石头人。

雨是冷的,雨丝很细。
又细又长的雨丝,飘在院子里的梧桐上,缠住了梧桐的叶子,也缠住了人心里的愁绪。

“我若是遇着想不通的事,只有一个法子对付。”
“什么法子?”
“想不通就不去想,至少暂时不去想它。”
“以后呢?”
“无论什么秘密,都迟早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要你有耐心,迟早总会知道的。”

一个人开始变得会自言自语的时候,就表示他已渐渐老了。

Monday, August 13, 2007

很不习惯

这个月刚搬进新租的屋子,离以前的屋子大约两公里。
叫Taman Pulai Utama,以前住的叫Taman Universiti。
虽然一样有两层楼四间房,但面积比以前的屋子大很多很多。

可惜,屋子太大,人太少。
所以很多时候,屋里总是很寂静。

以前的屋子住九个人,主人房睡三个人,其他三间房各睡两个人,全都是男生。
虽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房间,但我们时常会在其他屋友的房间睡觉,
特别是午觉的时候。
我们的房间不曾关上,谁读书累了就去别人的房里闹一闹。
楼上两个人的电脑放在客厅,楼下房有一个人的电脑也放在客厅,我的电脑放在楼上的走廊尽头的空间,靠近窗口;其他五个人的电脑在各自的房里。
所以无论你走到哪,都能看到人。

我们只锁上里面板门的锁,既是圆形按下去的那种。
从来不锁铁门及篱笆门。
我们家客厅的风扇最辛苦,几乎二十四小时操作。
因为我们家有轮班制,有的人在别人醒了才去睡,因为网络的魔力不是魔力小马能比拟的。
所以无论你几时来,都能看到人。
只有全家人去上课或吃东西时,那风扇才有稍微休息一下。
四年折腾下来,那风扇已转不出什么风来了。

现在我住的屋子只有五个人。
客厅大,厨房大,房间也大。
两个人住主人房,其他三个人各住一间房,我是其中一个,住在楼下。
一个刚毕业出来工作了。
其他三个在读书,也忙着搞活动,所以常常不在家。

曾几何时我也是最常不在家的,但现在我却是最常在家的那个。

现在,我走出房间,客厅没有人,爬上楼梯,每个人的房间都关上。

不再像以前的屋子那样喧闹,比以前的屋子安静了许多许多。

说真的,很不习惯。

12/7/2007 11.30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