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星期五晚上的阅读

“星期五晚上,和星期六晚上是不同的。
星期五的晚上,因为你觉得未来有完整的四十八个小时,
夜是年轻的。何况,四十八小时也已经相当于永恒。
在这样的夜里,没有追兵,没有来人,没有电话,也没有等待。
这些书和你平日早上读的书是不一样的。就像你在年轻的时候,
走进一间酒吧想要有的邂逅一样,你打开这些书本,
也希望擦撞出一些意外的火花。

你可能一本一本地翻过去又丢开。
但是,你也可能翻开一本,就此放不下手。
於是,夜越来越静,而你和你读的书之间,
只存在着一种微微的温暖之意。”

——郝明义越读者,第一百六十二页。


标榜爱书的人都不能错过关于书的书。
没有阅读习惯的人,读了这本书后可能会开始培养阅读的习惯。
这是本可以一口气读完的书。


除了愛情,
沒有事情像閱讀這樣讓我們覺得,
遲來的開始,
也可以如此美好。

即使愛情,
也沒法像閱讀這樣讓我們覺得,
越界之舉,
可以如此新奇。”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上个星期日

刚过的星期日去了西部的公共图书馆。
很久以前就想去这里的图书馆了,因为有很多中文书及杂志。
但一直都去不成,因为要加班、回马来西亚、懒惰、下雨、陪女友等等诸多理由(或藉口?)。
这次终于去成了。

进到图书馆里,看见所有座位都满座了。
许多人甚至就直接坐在地毯上读起书来。
我上了三楼的中文部。
巡视一番后发现几本我有兴趣的书,当中有几本钟怡雯的作品。
不过我却拿起了古龙的《英雄无泪》,席地而坐读了起来。
一口气读到旁晚,终于读完了。

然后去了楼下的电子柜台,申请成为会员。
插入身份证,在触控荧幕上输入资料,
然后插入银行卡付钱。
一切在五分钟内搞定。

再回到三楼,
本来想去借那几本钟怡雯的作品的,
但在第一个书架的转角处发现了一整排有关于“阅读”的书。
二话不说,就借了其中四本。
《越读者》,两年前在茨场街的商务印书馆翻阅过但没买下的书。
Net and Boooks系列的《阅读的风貌》及《阅读的所在》,大学时在文化街紫藤后面的大将书局看见但当时没钱买下的系列书。
《书天堂》,谈的是作者在西方书世界中的见闻,有关书人的书及书地的书。

拿着沉甸甸的书,回家去。
不懂有时间读完吗?
要今天为此,才读了半本,哎……

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无处安放的青春

video

唉……

是不是你也曾经是朋友中的大哥大或大姐大
是不是你也曾经呼朋唤友去找人骂架

你是不是曾经被朋友间的大哥大或大姐大欺负
你是不是曾经被骂到觉得世界遗弃了你

嗯……
因为啊
当时我们有着无处安放的青春
尽情地肆虐
无知地挥霍

潮水退去
遍地残骸

“人生如棋, 落子无悔。
有时能悔, 有时想悔,
但还有路吗?”

是时候睡觉去了……

忙碌后的心情低落


静静地和时间相处
空气侵蚀脑袋
头脑麻痹思考停顿
心跳慢了半拍
嘴巴重得张不开
四肢张开平躺
仿佛坠落着

慢慢的
变茧

Tuesday, September 01, 2009

video

《国际歌》——唐朝乐队

起來 飢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 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鬥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 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 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的果實 讓思想衝破牢籠
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 趁熱打鐵才能成功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
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大学二年级时,
当时听到的是韩国版的(绝对和哈韩没关系)。
过后在几个场合都听到这华语版,当时还不知到是唐朝唱的,
还以为是哪个工人组织唱的,怎么唱得那么好听。

宣传(Propaganda)是必需的,
不管你身处政经文教那一行,
要达到目的就要使用各种宣传手法,
每个人都有本身的热点(hot button),
就看你是不是触动到了。

喜欢这首歌的电吉他。
唐朝的长头发有X-Japan的味道。
认识X-Japan是中五物理老师带我那班参观某大学时,
在某系院楼梯口的报摊买的杂志里看到日本乐团的介绍,
不过我比较喜欢Glay。
一年后我挤进了那件大学,想想真的要谢谢那位老师,
让我和那大学结下了缘(近缘)。
过后就有了“五月天”,
但还是忘不了Beyond。

开始常听英文歌是在大学时,
那是才接触到Carpenters、Beatles、Green Day。
大一时本来同系后来却转了系的同宿舍朋友的英文吉他谱还在我这呢!
厚厚的一本,书皮本来就不见了,听说那书是他叔叔的。
啊!对了,中学时是有听过后巷男孩、U2、The Corrs的。

扯远了,不过没关系,
这篇文字本来就没主题的。

希冀,
我的心依然在左边跳动

(记马来西亚“独立”五十二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