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7, 2008

笨男人

男人以为凡是都唯有用行动来证明,

女人要的却不只是行动,还要言语上的证明。

Monday, October 13, 2008

Preparation




If you have a day to chop down a tree,
spend half a day sharpening your axe.


-
anonymous

Sunday, October 12, 2008

暗淡的忧伤

video

《把悲伤留给自己》 - 陈升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
不能分担你的忧愁
如果这样说不出口
就把遗憾放在心中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
从来没有这样要求
怕你难过转身就走
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
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
假装生命中没有你
从此以后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无论你在天涯海角
时不时的偶尔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

忘了第一次听到陈升的歌是什么时候了。
忘了几时喜欢上陈升的歌了。

傻傻的样子让人看了发笑,(无贬义哦)
干净的声音让人听了舒服,
简单的歌词让人再三回味。

谨送这首歌给一位朋友,
希望他能快快走出那暗淡的忧伤。

没什么意思,纯粹有感而发。
看到那篇文章,想到这首歌,所以来骗吃一下。

懒人懒,以及人之懒

这拜六加班,剩下礼拜有得休息,屎……

懒、懒、懒
有很多文字在脑海打转,却懒惰打字。

一醒来就上网看新闻。
这是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
国际上的政治风云及全球性的金融危机,
是我们这代不容错过的必修科,
用理论预测及解释现象,
用现象论证理论。

不一定要为了什么。
可能只是因为好玩。

看看愚蠢的人类,
在自以为的升华中沉沦,
看看聪明的人类,
在生存的低谷中展翅。

不写了,不然又被别人说在骗吃。
(反正都骗了,哈哈)

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朋友的新文章

“2007 年7月24日傍晚,
我离开了渡过4年大学生涯的士古来,
背着简单的行李,返回我生我长的吉隆坡。
第二天,我将正式踏入职场。 ”

以上是一位朋友正在写着的故事的开场白。
故事写的是他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
文章还在酝酿中,听说要等至少一个星期。
我是在机缘巧合下看到那故事的开头的。

我在大学搞活动时认识他。
忘了是哪年哪月了。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缘认识到他。

他长得是模是样,肯定是个人样。
样貌端正,五官正常。
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但偶尔也有脱轨的时候,这乃人之常情。(所以我说了,他肯定长得是个人样)

老实说,我并不是很了解他。
也可能因为我不很了解他,所以我很了解他。(应该是我想太多了……)
我们谈的话题不能说天南地北,但至少包罗万有。(……)
对某些课题的认知让我们容易一见面就水深火热。(幸好不是干柴烈火)

他是谁?
没错,他就是他妈的乖孩子,他爸的好孩子。
是的,他就是……(即将揭晓)

Tuesday, October 07, 2008

高兴……伤感

前两天蛮高兴的,因为“发现”了一位朋友的另一个部落格。
这朋友啊,之前有个部落,但住着住着就不住了,也不知他搬去了哪。
我心里默想他应该有另一个部落,金屋藏娇啊。
不过我也没去追问。
几天前,他竟主动让我们“发现”他的部落格,嗯……


今天有些伤感,因为一位朋友关了她的部落。
她要重新出发,放下从前的包袱,卸下从前的心理负担,继续轻松地往前走。
她说她会回来,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
她也希望那个时候她已经找到了一些答案。
她也怀疑当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另一张脸孔。
无论如何,朋友,
再见。珍重。

追、追、追

隔了四个月,终于能够尽情地上网。
这几天都在追新闻,
不,
应该说是旧闻,
因为追的是过去四个月这星球发生的事。

虽然过去四个月间中有买报纸,
但这里的报纸内容有限,视野严重被局限。
(在这里能买到较有深度的华文读物,就只是《亚洲周刊》了)
偶尔有机会去朋友家,也会争取点时间在那上网看新闻,但毕竟时间、次数有限。

希望在这星期内能追回过去几个月地球发生的重大事件。
然后就能去朋友的部落逛逛,也能较专心写废话了。

Friday, October 03, 2008

Take risks

Take risks.
If you win, you'll be happy
if you lose, you'll be wise.

Nothing ventured,
nothing gained.

-Anonymous

Wednesday, October 01, 2008

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
回到了虚拟的真实世界

阔别四个月
我终于回来了
新的电脑
新的网络伺服公司
不变的我

变与不变
一线之间
变之前,乃不变
变之后,仍不变
唯变之际,可名变